数字媒介时代呼唤理性文艺批评
时间:
2022-08-08 03:15:30 | 来源:雷竞技官网 作者:雷竞技官网入口

  习总书记指出:“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在数字媒介时代,随着信息和媒介技术的发展,小说和影视等不少传统文艺创作都转到了数字媒介平台上,涌现出各种新的文艺形态。面对数字媒介时代日益丰富且不断变化的文艺表现形态,我们亟须以相应的文艺批评话语来更好地引导创作、多出精品,从而提高和引领社会的审美风尚。

  数字媒介环境让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借助新的数字媒介平台迅速参与到文艺创作过程中,“人人都是文艺家”仿佛已成为现实。不仅文艺创作和传播,文艺批评本身也变得更加容易。原先文艺批评多由学院派的专业人士承担,他们往往以权威的眼光对文艺作品加以专业化的评判。在电视时代,由于电视影响的扩大,文艺创作者和批评家之间的二元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布尔迪厄在《关于电视》中对此作了比较深入的阐释,在他看来,“随着电视在传播工具领域的相对力量的不断扩大和商业因素对占有统治地位的电视的控制的不断加强,造成了另外一个更加难以控制的后果,那就是电视从它所采取的一种文化行动策略转向了某种自发主义的蛊惑术”。这个时期,学院派的“专业主义批评”受到了很大挑战,电视是“注意力经济”和“眼球文化”,为了吸引观众眼球,由“电视知识分子”操控的文艺批评喜欢玩弄噱头,缺少深思熟虑和严谨性,但却左右着大众的文化和审美趣味。

  在数字媒介时代,由于媒介技术的不断发展,文艺创作和批评都越来越容易,学院派批评家一统天下的“专业主义批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电视时代那种传媒拥有绝对霸权的“电视批评”也不复存在,真正的“大众批评”时代已经来临。在“大众批评”时代,每个批评者都可以利用自媒体或机构性的数字媒介平台参与发声,对各种文艺现象发表评论。由此,不同层次的批评话语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数字媒介时代文艺批评话语众声喧哗的复调结构和杂沓景观——感性化、情绪化、碎片化和娱乐性的批评话语与理性化、专业化、系统化和严肃性的批评话语交织共存。因此,在数字媒介时代,构建理性的大众批评话语体系是很有必要的。

  首先,注重娱乐性与专业性相辅相成。互联网时代是一个“大众狂欢”的时代,人们经常在朋友圈、自媒体公众号等数字媒介平台发表一些感性化的、情绪化的甚至是发泄式的言论。文艺批评也不例外,数字媒介时代的文艺批评话语时常注重流量,追求娱乐性质。为了追求“眼球效应”,一些文艺批评话语有时充斥着“吐槽”“毒舌”和“谩骂”的味道。在此情况下,严肃的、理性的和专业的批评话语不可或缺。专业化的文艺批评要在数字媒介时代引领公民正常的审美观和价值观上发挥应有作用。

  其次,坚持个人批评与大众批评相互结合。在众声喧哗的“大众批评”话语中,具有真知灼见的、有专业精神的独立批评话语并不多见,且很容易淹没在浩瀚的大众批评话语之中,进而导致一些真正好的作品得不到大众认可。在此情况下,应将批评的独立性和大众性相结合,既要有独立的批评精神,也要兼顾社会公众的审美情趣。

  再次,实现技术性与审美性相得益彰。在数字媒介时代,文艺批评的话语方式很容易受到媒介技术的影响,数字媒介技术本身也深深地镶嵌于文艺批评话语之中,甚至技术话语大有取代审美话语的趋势。例如,“弹幕”这种影视剧的评点形式就是一种技术话语与大众批评话语的结合。在今天,弹幕本身已经归属于数字媒介环境下网络剧、综艺节目和视频直播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些狂热的“弹幕迷”甚至宣称“无弹幕不看剧”。然而,满屏的弹幕却将本来的叙事内容碎片化,严重干扰了部分观众的观看行为。在数字媒介时代,正是技术使得原来统一的、整体的和审美性的批评话语变得碎片化、零散性和流动性,而像弹幕这种或多或少取代内容观看本身的点评,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拒绝深度思考的“浅批评”,且有时无助于观众对节目内容的理解。如果大部分观众沉溺于弹幕而不愿意看节目内容本身,毫无疑问将是非常令人担忧的现象。

  总之,在数字媒介时代,要切实加强文艺批评本身的话语建设,进而更好引导创作,以提高人们对数字媒介时代文艺作品的审美鉴赏能力,并最终促进社会整体审美素养和文化水平的提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数字媒介时代的文艺批评研究”(19ZDA269)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暨南大学新媒体文化研究中心主任)